简极若斯

搞老谭

【楼诚衍生/谭曲/谭赵】荒芜之地(一)

Warning:这是一个逝者精神永存,生者重获新生的故事。

CP洁癖者慎入!

CP洁癖者慎入!!

CP洁癖者慎入!!!

 

过太久啦,序章在这儿

 

半年前,在索马里的一场大爆炸中,谭宗明痛失爱人。

谭赵神仙眷侣的名声在外,大家都知道二人不仅感情甚笃,更有着精神层面的懂和理解,更有无数以他们为题材而创作出的动人故事,感情真挚、细节精良、凝聚了作者的心血与汗水,赚足了读者的欢笑与泪光,一传十,十传百,传到让人混乱了次元,分不清真假。

 

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打击会让谭宗明消沉很久。许多想要趁机钻点空子的竞争对手也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可是迎回赵启平的遗体之后一周,料理好他的后事,谭宗明就完全恢复了工作——红星收购计划加快了步伐;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几块地皮,加大力度在房地产市场搅弄风云;同时他还拓展新领域,加入了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的烧钱混战中,收购球队,购买球星,让整个欧洲球市都目瞪口呆。

 

当速度与球商并存、颜值与人气爆表的德国金发球星马尔科披上上海晟煊的大红色球衣召开官宣发布会的时候,整个足坛乃至整个世界的目光都被发布会上这个抿着一字笑的晟煊集团CEO吸引了。

《太阳报》用生命扒出了谭赵的浪漫爱情故事,加上小说里的情节添油加醋修饰一番,再经由各个小报方法转发,国外社交媒体上迅速出现了谭宗明和谭赵CP的粉丝账号。各国腐女纷纷哭喊,入坑太晚,斯人已逝,过去甜蜜的糖都变成了玻璃碴子,但是哭着也要吃下去。

 

谭宗明频频在财经版块和体育板块露脸,从西装革履的商界精英,到激情四射的狂热球迷,无一不在讨论谭宗明这个神奇的存在,晟煊的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也在短短半年时间里,一路扶摇直上。

 

有人感叹,商人重利轻离别。

也有人说,这就是商界精英的自我修养。

就连最亲近的哥们儿,最看好的合作伙伴,最关心的朋友,最信赖的下属——咳咳,也就是凌远和安迪,也觉得,谭宗明应该已经从悲痛中走出来了。

 

直到谭宗明提出要去无国界医生组织服务,我们的凌大院长才惊觉,“我去?你这心理创伤的这潜伏期也太长了吧?”

 

谭宗明自认是个理智的人,因此对于赵启平的牺牲,他没有上演哭天抢地、悲痛欲绝的戏码,也没有悲伤沉沦、一蹶不振。

他知道,那是赵启平不希望看到的样子。

他知道,晟煊旗下上万号人需要他。

他知道,外面豺狼虎豹、虎视眈眈,自己决不能垮。

 

可是他不知道,他那颗曾经幸福充实的心去哪了……

他的心空了。

就像一片荒芜之地,沙石瓦砾之中杂草丛生,没有鲜花盛开,也没有欢声笑语,凄清的可怕。

每每夜里关了灯,躺在佘山别墅的大床上,罗衾不暖,长夜漫漫,安静得只有自己的呼吸,冰凉得只剩自己的温度。

 

他总梦到赵启平,梦里那人唤他的名字,冲他甜甜地笑。

他的声音好听极了。

那时候赵启平给他打电话,让他听非洲大草原上的呼啸的风声,动物鸣叫此起彼伏的交响,静谧夜里微弱的草动虫鸣,谭宗明总说,那声音不及你嗓音之万一。

他的眼睛好看极了。

那时候赵启平给他发照片,让他看没有灯光污染的非洲高原上漆黑夜里漫天的星河,谭宗明总说,那星光不及你眼里光芒之万一。

 

可惜可惜。

那把动听的低沉嗓音,那汪眸子里的璀璨星河,如今,只有梦里得见了。

每每入梦,他想要抱他、吻他、甚至想要更多。

可是他触不到。

翌日醒来,心里的空虚便又更甚一分。

 

晟煊这半年里的发展让人瞠目结舌,无论是自己人还是对手还是围观群众,都不得不佩服谭宗明的杀伐决断说一不二。

只有谭宗明自己知道,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

 

平心而论,试着去忘记赵启平,或者说试着去淡化他们之间的回忆,或许对于谭宗明本人或者晟煊当下的处境而言无疑都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谭宗明不允许。

老天已经把赵启平从他身边夺走了,还要从心里夺走吗?在他的心里,仿佛忘却就是背叛,他就像是自己心灵的狱卒,看守着心里的那个人、那些共同的回忆、那抹再也得不到的白月光、那份痛彻心扉的执念,日日巡逻,夜夜看守,好像生怕哪天他就逃走了。

 

深重的执念绑得谭宗明透不过气。

可是谭宗明依旧是那个冷静理智的大鳄。

只有自己才是自己心灵的医生,谭宗明想要自救。

他需要一个出口,心灵的出口。这是他给自己下的诊断书。

走进去,才能走出来。这是他给自己的治疗建议。

解铃还须系铃人,系铃人不在了,那就去他留下了无数足迹,曾为他奋斗甚至付出生命的地方走一走,去感受那无比艰苦,他却甘之如饴的生活。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