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极若斯

搞老谭

【谭赵/蔺靖/凌李】何以不得安(五)

Warning:有怪力乱神。第一次写文,私设如山,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


谭宗明没想过,还能再次见到见到赵启平,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真是比中了六合彩还要幸运。

 

那已经是赵启平在青旅不辞而别之后两个多月了。

 

晟煊的会议室里,一群人为了红星收购案争得不可开交。

今天的会议由安迪主持,谭宗明是来旁听的。一开始,他还能听进去一些,在心里默默地对各方观点做出一些判断。但是后来他就烦躁起来,说不出理由,只觉得此起彼伏的争论都化作了嗡嗡声,听得他头皮发麻,胸口郁着一口浊气,想要立刻、马上、现在就出去透透气,要不就要憋死自己了。

 

他示意了一下安迪,轻轻推门离开了会议室。没带司机,拉开车门坐进自己的保时捷Panamera,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要开去哪?谭宗明问自己。

可是他自己也没有答案。只觉得心里有一个声音催着自己快走。

去哪?随便吧。

 

谭宗明有些走神,黄灯没看见,愣是变红了才一脚急刹,险险压在白线上。于是这才算回过了神,他抬头一看,过了这个十字路口再往前一点,就是第一医院的地界儿了。

他也无法解释自己的反常。

得,既然到这儿了,那就去骚扰一下日理万机的院座大人吧。

 

出了电梯,来到凌远办公室门口,叩了叩门,听到“请进”,谭宗明便推了门进去,看到凌远办公桌前坐了一个人,背影有点眼熟。

这人回头,看见谭宗明,只看了一眼,立时又垂下了眼,和从前那个等着一双鹿眼毫不避讳地瞅自己的小年轻有些不一样,谭宗明愣住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哎呦,老谭,什么风把你老人家从百忙之中吹我这儿来了?”倒是凌远先开了口,“诶,这是小赵,还记得不?之前咱们在那个青旅,给你看脚的那个医学生,那会儿没问,今天我才知道他还是和我同校的师弟。今天正好来我们医院报到,这不就让你撞见了。”

又回头对赵启平说,“谭宗明,你见过的。晟煊集团CEO。”

 

谭宗明低头看着赵启平,赵启平低头盯着脚尖,谁都不说话。

 

就在这时,凌远的电话响了,“嗯,好。我这就过来。”他回过头对谭、赵二人说,“小睿那边刚刚收治了一个病人,情况比较复杂,我要马上得过去跟他讨论治疗方案。小赵你的入职手续办好明天就去骨科报到吧。老谭,今天我没空,下次你请我吃饭啊。”

嘿,这个损友,下次还是我请?老谭心里吐槽了一句。

 

谭宗明看着浑身不自在的小赵医生,觉得有点可爱,扯出一个一字笑,说,“小赵医生手续办好了吗?要不我请你吃个便饭?为了……额……为了感谢你上次治好了我的脚踝?”

什么治好了你的脚踝,你的脚踝是它自己好的。赵启平腹诽,这借口找得,和蔺晨比可差远了。

可不是吗,谭大总裁活了三十几快四十年,什么时候需要自己去找借口约人了?只要谭宗明开放共进晚餐的权限,来参加竞拍的人能从晟煊门口排到巴黎。

他想拒绝,可是他的声音却背叛了他的理智,“好啊,谭总定地方。”

 

谭宗明带着新晋医生小赵同学来到了一家隐藏得很深的私房菜,旁边就是创意园。这里只接待熟客,各种评分网站也查不到,没有菜单,无需预约,做什么菜,全凭大厨也就是老板当天的心情,都是家常味道。算是自己的一个私密的活动地点,只会和关系特别亲近的朋友来。想赵启平这样只见过几面的,从来没有过。

 

谭宗明的身边从来不缺绝色,在他的菜单里,赵启平这样的,只能算得个中上水平。

换做平时,谭大总裁无非就是把人带去吃一顿昂贵的西餐,送个闪闪发光价格不菲的礼物,双方各怀鬼胎又各自心知肚明,再就是是一场逃不过的翻云覆雨,各取所需,不带感情,不惹麻烦,不留后患。

但是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谭宗明,这个人,不一样。

 

刚开始吃饭的时候,赵启平还有些拘谨,但是当浓油赤酱的上海味道熨帖了他的胃,他从见到谭宗明开始就紧绷的神经终于渐渐放松下来。

罗曼尼康帝一点点入口,小赵医生的话匣子终于打开了,他给谭宗明说天南海北,说尼斯的菜市场,说阿根廷的冰川,马丘比丘危在旦夕的印加文明,说老特拉福德球场一片红色的海洋的呐喊,从世界尽头的火地岛说到另一个尽头的罗卡角。

听得谭宗明都怀疑,他这颗小脑袋里究竟装了多大的一个世界。他谭宗明从来不缺钱,想去哪就去哪,可是他永远是来去匆匆的,如果有时间闲下来,那无非就是租一座小岛,躺下晒晒太阳,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就像遇到赵启平的那一次,他在海边青旅的小院儿的所做的,除了没有买下这间青旅。怎么还会有闲情逸致在一座欧洲小城的偏僻菜市场里去买一颗番茄?


谭宗明托着腮,静静地听着赵启平兴奋地对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如数家珍,忘记了手边酒杯里昂贵的深红色液体。

他曾经觉得自己是个冷漠又无情的人,“商人重利轻别离”这句话用着自己身上一点都没错,但此刻,他感觉自己的身心被这个小医生对世界高涨的热情所感染,脑子里似乎出现了这个年轻人小白杨一样笔挺的身躯,背着大大的旅行包,趟过河水,走在冰川、走在沙漠……

那一刻他觉得,眼前这个充满热情兴奋得手舞足蹈的年轻人好看得发光,脸上露出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


TBC。。。。。。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