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极若斯

搞老谭

【谭赵/蔺靖】何以不得安(十四)

Warning:有怪力乱神。第一次写文,私设如山,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

 

卡了两天,我总算来更文啦~~~

大家有空的话来跟我聊天呀!

 

——————以下正文——————

 

这天,谭宗明早早地就来到医院,停车上楼,在骨科的楼层兜了两圈,看着赵启平诊室门口长长的队,又远远看了一会儿里面认真工作的赵启平医生向患者询问情况,查看患者的伤势,坐下来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又在看诊记录上写写画画,临了患者离开时,还反反复复提醒两句。

想起凌远说赵启平“功底扎实天赋也高,领悟力强,一身傲骨但又勤学好问,对待患者态度也好”嘴角泛起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走廊上的座位被挤得满满地,谭宗明决定去凌远那儿待会儿。恰巧凌远不在办公室,谭宗明又懒得回车上,就在医院的楼梯间坐下,开始用手机查看安迪发来的资料,然后逐个回复,以此处理一些自己“旷工”期间的发来的文件。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谭宗明走下楼梯拐到赵启平诊室门口,看着最后一个患者离开,喧嚣了一天的门诊逐渐恢复平静,而而赵启平还埋头在写着什么。

谭宗明敲了敲门,靠在门边看他。

“你来啦!”抬头看见谭宗明,赵启平敛去了一脸的倦意,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弄好了吗,接你回家。”

 

“老谭你等一下,”赵启平说着伸手拉住谭宗明,另一只手在他屁股上拍了拍,“你这一屁股灰是在哪儿蹭的呀。”

“啊?”谭宗明一愣,“噢,这不看你门口人满为患吗,看着我们家赵医生这么认真工作又舍不得打扰,就在那边的楼梯上坐了会儿。”

“你这一把年纪了,坐地上不冷呀?”赵启平嘴上说着责怪的话,心里却暖暖的。一边说,一边飞快地在谭宗明嘴角啄了一下。

“你嫌我老啦~”谭宗明贴着赵启平的耳朵,用气声说。一边想要把手伸进白大褂里挠小医生的痒痒肉。

赵启平捉住了他作乱的手,“别闹,门开着呢。”

 

谭宗明不依不饶,又在赵启平嘴边讨了一个深吻,吻得他嘴唇红红的微微喘着气,这才作罢。

“走吧,回家吃饭。今天老严送来了几棵春笋,刚挖出来就给送过来了,新鲜得不得了,让厨房做了你爱的腌笃鲜~保证鲜掉你的眉毛~”

 

从医院回到佘山庄园,老严已经坐在小花园里的沙发上不知道等了多久。

一阵寒暄,屋内今天晚餐的主角腌笃鲜也已经上了桌,白的笋红的肉,汤汁清亮,泛着点点油花,几粒葱花点缀其中,装在精致的炖盅里,看得赵启平食指大动。

拿勺子喝了一口汤,咸香入口,伴着春笋的清鲜滋味,“哈~~~”赵启平满足地叹了口气,舒展了眉头。吃完第一口,赵启平就根本停不下来,呼噜噜地把自己面前这一盅吃到一滴汤水都不剩……

谭宗明没动筷子,就看着赵启平吃,嘴角挂着宠溺的微笑。见赵启平吃完一盅,舔舔嘴唇满足得不得了的样子,没忍住伸手呼撸他的头毛,也不介意还有外人在,“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说着,把自己面前这盅也推到赵启平面前,一脸笑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赵启平也不推辞,接过来就吃,吃了两口,发现谭宗明还在看他。

“你这样一直看我干嘛?”

“看你吃饭,我就觉得东西特别香。”

“骗人……”

“骗你干嘛?”

“那你又不吃?”

“好好……我吃我吃……”谭宗明说着也拿起了筷子。

作为谭宗明的好哥们儿,老严虽然不是第一次和他俩同桌吃饭,但还是觉得面前的光芒亮的自己睁不开眼,只好低着头,专心对付自己面前的一块春笋。

 

聪明如赵启平,当然知道老严今天来不单单是送个笋这么简单,肯定是找谭宗明有事要说。

吃饱喝足,就声称自己今天坐诊太累了,乖乖回到书房看书去了。

 

不到9点,谭宗明回到房间,看到穿着睡衣的赵启平光着一双脚躺在角落里的懒人沙发上,已经睡着了,一本翻开的书想必之前是盖在脸上,现在已经滑到了鼻子下面,一双眼睛轻轻闭着,落地灯的投射下,长长的睫毛下一片阴影。

谭宗明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拿开他身上的书,把人打横抱起,往床边走去。怀里的人似醒未醒,伸出两条长臂紧紧搂住谭宗明的脖子,埋头在他怀里小猫似的拱了拱。

“困了怎么不去床上睡啊?”

“嗯嗯……不困……”赵启平嘴里呢喃着,像在撒娇。

“还说不困?眼睛都睁不开了”

“老谭……”赵启平唤他,也没有下文……

“袜子也不穿,毯子也不搭一个,这倒春寒你以为是开玩笑的呀,感冒了怎么办?”

谭宗明一边数落一边轻轻把赵启平放到床上,拉过被子裹起来。

赵启平挣扎着坐起来,挠挠头顶鸟窝似的头发,“阿……嚏……”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说着顺手倒了半杯热水给赵启平,“喝一口暖和一下吧。”

“累了就先睡。”说完,打开衣柜拿了睡衣,转身往浴室走去。

 

懵懵然坐在床上的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的背影,没来由地,觉得心里很慌。

 

谭宗明洗完澡,头发吹了个半干,走出浴室,看到赵启平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在大床上鼓了个包,平稳轻微地起伏着。他掀开被子的一角,轻手轻脚地,刚一钻进去,床上的人就像树袋熊一样手脚并用缠了上来。

 

“不是累了吗?”

“不累……”赵启平睁着圆圆的鹿眼,像是要把谭宗明的后脑勺看穿。

谭宗明转过身,把心上人的脚抱在怀里暖着,“睡了这么久,还这么冰,看你下次还敢忘记穿袜……”

还没说完,谭宗明的嘴就被赵启平堵住了,剩下的话都被这小妖精吞进了肚子里。

 

这天晚上的小赵医生很投入,累得不行,窝在谭宗明的怀里很快就沉沉地睡去。

可是谭宗明知道,自己在小赵医生的床上,有那么一两个瞬间,史无前例地,走神了……

 

吻了吻怀里睡得呼吸均匀的人的后颈,谭宗明又想起了几个小时前和老严的谈话。

“老谭,赵医生档案里所有的资料都是假的,作假的手段很高明,但只要是假的,就会有漏洞。”

“几年前暴毙的这个赵老板,膝下确实有四个儿子,但是他的小儿子赵启平早在9年前就已经因病去世了,只是这个赵老板在他儿子成年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他,他的这个情妇向他隐瞒了这件事。至于,赵医生的资料,是后来才被替换进去的。”

“另外,他上复旦大学医学院之前的教育信息,也全部都动过手脚。”

“我现在只能确定他的信息是假的,但是关于他的真实信息和真实身份,目前,我一个字都查不到。”

 

“老谭,你……别被爱情蒙了眼……”

老严一向不担心谭宗明的心狠手辣杀伐决断说一不二,他知道,谭宗明从来不会允许潜在的危险留在自己身边。但是这一次,他总觉得自己需要提醒一句。

 

 

平平,你究竟是谁?

你为什么要接近我?

你想要什么?

为什么知道了你在骗我,我还是忍不住想靠近你?

 

谭宗明脑子里有千千万万个问题,他把头抵在赵启平的后脑勺上,怎么也睡不着。

他的理智告诉他,必须要把这个人查清楚。可是他却控制不住地想把这个来历不明人抱得更紧。在听到老严带来的信息时候,他第一反竟然是“平平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

 

这样的自己让他害怕,却无法控制地放纵自己沉沦……

 

 

TBC。。。。。。

 

———————

 

其实,我有个疑问,腌笃鲜的汤到底是清亮还是浓白为上乘啊……

 @大号米虫 你猜得没错,老严真的交白卷了。。。。。



评论(3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