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极若斯

搞老谭

【谭赵】U Need Cry , Dear

关键词:生离死别

  @楼诚深夜60分 


OOC x 10086

甜的!不是刀!真的!

 

 

————以下正文————

 

今天不用坐诊,完成了下午例行的查房之后才不到4点,赵启平半掩着办公室的门,躲在里面玩保卫萝卜。

第二局还没玩完,谭宗明的信息就进来了,是一条语音。

“平平呀,我现在回家啦,晚上回家吃饭,我亲自下厨。”

“哎哟,今天什么情况,我们谭大鳄要亲自做饭给我吃?”

“你下班早点回来,吃完饭我有事要跟你说。”

“诶,我说,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又坑安迪给你卖命?”

 

这时,虚掩着的门被敲了敲,凌远推门走进来。“启平,刚才送来一个车祸伤员,根据初步检查判断,胸口有三条肋骨断裂,插入了胸腔,很可能伤到了肺。现在肋骨断裂的情况比较特殊,需要骨科专家一起会诊,你跟我来一下。”

 

赵启平把手机揣进兜里,跟凌远一起出了门。

 

看过X光片,初步判定伤者插入胸腔的断骨没有伤到内部的脏器,但是因为撞击比较厉害,有许多碎片滞留在了胸腔内,危险不大,但比较复杂,需要开会讨论。

开会过程中,两个医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争执起来,一个老医生就他的观点开始了长篇大论。赵启平细听之下,这段发言颠来倒去都是废话,没有什么听的价值。但是碍于老医生的面子,他也不好开口打断。

 

于是他掏出了手机,点开微信查看谭宗明的消息。

又是一条语音。他点了一下“转文字”,屏幕上迅速跳出三行字,“我今天拿到了我的体检报告,去找医生了解了一下详细情况,然后就先回了。”

[你什么时候去做体检了?我怎么不知道?]赵启平打字回过去。

“就上周,没去你们医院做。”又是一段语音。

[为啥不来我们医院做?怕我知道什么?]

“我哪敢呀,你晚上回来再说吧。”

[检查结果怎么样啊?]

“U Need Cry , Dear pingping……”赵启平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这次屏幕上出现的是英文。这个老谭。定睛一看,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反反复复退出来又点了好几次“转文字”,但结果都一样。

[什么意思?]

[老谭你给我说清楚……]

[是有什么不好的结果吗?]

[你别不吭声啊?快告诉我……]

接连发过去十几条,谭宗明都没有再回复。

 

赵启平急了,努力开始回想谭宗明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他昨晚好像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还一直揉太阳穴?

他之前好像说他头疼。

那天莫名其妙地吐了,遮遮掩掩不想让我发现。

前一阵儿他老说看东西看不清楚。

好几次走路踉踉跄跄差点摔倒。

 

卧槽……

 

赵启平的脑袋里出现了两个字,但是他不敢相信,也不敢细想……

 

脑……癌……

 

联想到今天谭宗明的反常举动,他居然要亲自下厨给自己做饭,还这么严肃地说晚上有事情跟我说……

 

该不会是什么生离死别的仪式吧?

 

想着想着,赵启平眼睛都红了,努力克制着让眼泪不要掉下来。

 

老医生的长篇大论总算结束了,凌远这边做好了手术安排,见赵启平正在打电话,便站在一旁等他。

“启平,然然让我约你晚上吃饭。”

“师哥,我去不了。老谭他……他好像出事了……”他抽了抽鼻子,调整了一下呼吸,“他之前去体检,可能有不好的结果。我刚才一直打他电话也打不通。”

“为什么体检不来我们医院?”

“他可能不想让我知道……但是现在的结果……他可能不得不说了……”说着,赵启平的眼泪没忍住,顺着脸颊滚了下来。

“那你先去看看他,不用等到下班了。”

“谢谢师哥。”

“要不我送你吧?”

“不用……”

 

赵启平一路狂踩油门,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回到佘山别墅的时候,谭宗明还在厨房里忙活。

赵启平冲进厨房一把从后面抱住了谭宗明,“老谭,你别死……”

强大的冲击力推得谭宗明一个踉跄,手里的汤勺掉到了地上,赵启平的话更是让他摸不着头脑,“你怎么了平平。”

“老谭,你……为什么……要瞒……着我这么……久……”赵启平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对不起啊平平,我这不是不想让你担心吗?”

“我都知道了……可是为什么要等体检报告出来才告诉我?我可以陪你一起承担的。”

“……”

“可是……可是你别死好吗?”赵启平哭得更厉害了。谭宗明感受到了衬衣肩上的布料都有了湿意,“我应该好好关心你的,你前一阵头疼眼花我都没当回事……我错了老谭。我以后再也不作了,我好好听你话,不气你了,也不去‘夜色’酒吧玩儿了。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可是你别死好吗?”

 

到这儿,谭宗明才大概听明白了,赵启平以为他的体检结果不好,就要死了。

 

他转过身把哭得一抽一抽的小赵医生紧紧搂进怀里。

“我还没好好享受和小赵医生的幸福生活,我怎么舍得死呢?”

赵启平抬起头来看着谭宗明,发现他满眼的笑意。“你怎么还笑得得出来?”

“我的平平这么可爱,为什么不笑。”

“你……你不是得了脑……癌……吗?”

谭宗明屈起食指在赵启平脑门儿上轻轻敲了一下,“你男人我脑子好使精神足,哪里像得了脑癌的?”

“没有?”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那…那…如果不是这个……你今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我说?”

“哎,本来想吃完饭再说的。你跟我来吧。”

谭宗明擦擦手,脱下围裙,牵着赵启平的手往卧室走去。

 

一套纪梵希的高定西服挂在衣帽间门口,深蓝色的材质上有好看的暗纹。谭宗明把手伸进挂着的西服裤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丝绒小方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枚戒指,单膝跪地。

“平平,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

赵启平愣在当场……久久没有回应……

 

“平平,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

“我……我愿意……”

 

低调的指环从外面看没有任何特别,只在内侧刻了二人的名字,戴在赵启平白皙修长的手指上刚刚好。

“那,你就算被我套牢了?”

“嗯。”赵启平眼角的泪水还没干,低着头不看他,拿出另一枚戒指帮谭宗明戴上。

“那你的体检结果到底怎么样?”

“一切正常,健健康康,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少贫了……你不是每年都有定时体检的吗?怎么突然又想着去做一次?”

 

“这不是想着一定要保证自己健健康康地,才敢承诺跟你共度一生吗?”

 

“老谭……”赵启平感动得一塌糊涂,还没干透的眼泪又下来了,他一把搂住谭宗明的脖子,亲了上去,两人唇舌纠缠,难舍难分,仿佛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把内心最最深刻的爱意都融进对方的呼吸里。”

 

“那你为什么跟我说我要哭?”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你要哭了?”

“微信里啊!”

“我哪有说!拿来看一下!”

“喏,这里……”

赵启平点开了语音,谭宗明的声音混着放水的声音传来。

 

“有你的快递,平平……”

 

关心则乱,赵启平反反复复看了那么多次转文字的结果,竟然都没有想起来哪怕是点开语音听那么一次。

“那你为什么关机?”

“说完那句我去关水,手机就掉水里了。我已经让管家安排人去买新的了。”

 

……

……

 

“谭宗明!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可以死!”赵启平捶打着谭宗明的胸口。

“好……什么都听你的……”

 

 

FIN

 

 

小剧场

 

“喂,张总吗?”谭宗明拨通了张小龙的电话。

“您哪位?”

“谭宗明。”

“啊,谭总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你们微信团队那个做‘转文字’功能的产品经理,最近给我惹了点麻烦,您方便帮我处理一下吗?”

“好好好,您放心,我这就去了解情况,保证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

 

这个梗是从一个表情包上看来的。

嘻嘻,拒绝BE的力量里,有我的一份。


评论(2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