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极若斯

搞老谭

【谭赵/蔺靖】何以不得安(二十一)

Warning:有怪力乱神。第一次写文,私设如山。


阿诚哥说:“站稳了,别晃。”

我是小透明,但也有我的原则我的坚持。

多说无益,更文。


继续,揭秘进行时……

  

——————以下正文——————

 

“少阁主啊,你又跑去哪里了啊?”

“我……我……”四岁的小团子蔺晨嗫嚅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一身白衣服摔得脏兮兮的,脸上淤青了一小块还有些擦伤,头上沾了泥土和草,怀里还抱着一只小小的白色狐狸。小狐狸身上的皮毛也脏脏的,混着泥和草,左腿的毛发沾着血,已经干了有些时候了,颜色变成了深棕色。

“可叫我们好找。”沁月一边拍拍蔺晨身上的泥土,一边唠叨,“今天是十五,早上该去老阁主那里请安……结果你却跑不见了。”

蔺晨大眼睛望着她,满眼的无辜,看得她一点办法有没有,“好了好了,快去跟老阁主认个错吧。”

团子晨不肯松手,愣是抱着小狐狸,迈过高高的门槛,向蔺阁主书房走去。

“爹……”

“一大早,让爹等了你两个时辰,你说该怎么罚你?”蔺阁主一边说,一边抬起头,看见小脸儿受了伤还脏兮兮的蔺晨,愣住了。

蔺晨又委屈又害怕,一直低着头,又抬起眼睛偷偷看看他爹。

“怎么弄的?”

“在山上不小心摔的……”

“咳~爹说过多少遍了,看路看路,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还这么不小心!”阁主看着他轻微挂彩的小脸儿有点心疼,但考虑到自己还在训斥他,既拉不下脸来,又不希望他以后觉得什么事只要扮可怜就可以蒙混过去,于是故意板起一张脸训斥他。

终究还是有些舍不得,又出言关心了一句,“伤口处理过了吗?”

“回禀爹,沁月已经给我涂过药了。”

“这小动物怎么回事?”蔺晨抱着小狐狸走进来的时候,这团白色毛球就已经引起了蔺阁主的注意,训斥完儿子,这才有了时间来询问。

“我在东面山腰的林子里捡它回来的,就在,就在上次你抱我下去的那个陡坎下面。我,我听到他的声音,然后看见它躺在那里,不动弹,好像有血。我就猜它是被大夹子夹住了。”四岁的小团子憋红了脸,拼命想要一次把这个在他看来很复杂的过程讲清楚。

“我想下去看他,可是我太矮了,”说到这里,小团子委屈地撅起了小嘴,“够不着地,就滚下去了。”

见他爹严肃的表情缓和了,鬼灵精小团子晨悄悄蹭到他爹身边,倚着他的膝头,仰起小脸,一边用手指指伤口,一边说,“爹你看,我的脸都擦破了。”

蔺阁主觉得又可爱又好笑,刚刚明明都交代过伤口处理情况了,现在又蹭过来装可怜。

 

“然后我脸可疼了,可是我还是先去看了小狐狸,发现他真的被大夹子夹住了,腿流血了,不能动,太可怜了。”事情并不复杂,可是小蔺晨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还没说完。

“我就打开了大夹子放小狐狸出来。大夹子实在太紧了,你看我的手抖勒出印子了。”

蔺阁主觉得有些欣慰,从前教与他的那些心怀天下苍生的东西,看来这孩子是听进去了。

 

“那晨儿把它救回来,就要学会对他负责任。负责任,你明白吗?”蔺阁主一边说,一边把小团子抱到他腿上坐好,很认真地问他。

“嗯!晨儿知道!就是照顾好小狐狸,把它的伤口治好。”

“好孩子。”

“可是,可是晨儿不会治伤。”小狐狸的腿骨很细,被捕兽夹夹过之后,很可能会有骨折的情况,蔺晨年纪虽小,也知道给它治伤不是涂涂药酒这么简单。

“晨儿应该学会自己想办法。”

“那晨儿去找小海哥哥帮忙可以吗?”

“只要是晨儿自己想的,都可以。”

“是!晨儿知道了,谢谢爹!”蔺晨心急起来,从他爹腿上跳下来,撒腿就跑。抱着小狐狸跑了两步,又站住了,回头看着他爹。

“去吧。”蔺阁主说。

小团子这才撒开腿,放心地跑了出去。

 

“谢谢小海哥哥!”抱着换好药的小狐狸,团子晨仰着头向琅琊阁的学徒易海甜甜地道谢。

“少阁主,你这些日子照顾得还真是不错,它恢复得挺快,现在可以试着让它自己动动,过两天拆完纱布,恢复得差不多就可以放生了。”

听到“放生”两个字,小团子一下子就不开心了,他喜欢小狐狸。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和它朝夕相处,照顾他的伤,从最开始的喂他喝水,哄它吃东西,到后来小狐狸会主动挨到他身边蹭他,和他越来越亲昵,想到要放生,他还是有点难过的。

可是小小的他明白,小动物是属于大自然的,他不应该这么自私,想要据为己有。

 

回到房间,蔺晨把小狐狸放到地上,跟他说,“小狐狸,你可以自己走一下吗?”

小狐狸像是听懂了他的话,把裹着纱布的腿放到地上,一步一步,一瘸一瘸地缓缓向前走。

“哇!你真的可以走路了耶!”蔺晨欢呼着把小狐狸又抱入了怀中,坐在地上,“可是等你好了,你要回林子里去了。”蔺晨说着,又有些难过。

这小狐狸看着蔺晨的眼神黯淡下去,朝他怀里拱了拱,蹭蹭它,就好像在说,你不要难过了。

 

又过了几天,小狐狸已经能在蔺晨的房间里撒欢乱跑了。

蔺晨想去抱它拆纱布,谁知,小狐狸挣扎了几下,从他怀里溜掉了。它跳到地上的厚厚的软地毯上,噌地窜向了墙角。

就好像是知道这次拆完纱布他它就会被放生,小狐狸不安地在墙角蹭来蹭去,一不小心拱翻了墙角一个大大圆圆矮矮的青瓷花瓶。花瓶倒在地毯上,没有发出声音,小狐狸一下子就窜进了倒下的花瓶里,不肯出来。

直到小团子叫来易海帮忙,把大花瓶倒过来,才把小狐狸给倒了出来,拆掉纱布。

 

半山腰的林子里,蔺阁主领着团子晨,团子晨抱着小狐狸。

蔺晨一边抚摸着小狐狸的毛,一边说,“小狐狸,你以后要小心一点,不要再给大夹子咬了。”

说完就把小狐狸放到林间的草地上,拿衣袖擦了擦眼睛。

被放下的小狐狸,就这样坐在原地,望着泪眼汪汪的小团子,谁也不先离开。

“晨儿走吧。”蔺阁主说完,牵着蔺晨的手,带他离开,他要教会自己年幼的儿子,什么是“断舍离”。蔺晨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他,直到拐过了一个弯看不见了,才肯作罢。

 

团子晨是在眼泪中睡过去的。

第二天一大早,蔺晨醒来刚坐起来,一团白影就从地上那个不知为何又倒了的青瓷花瓶里窜到了他床上,蹭进他怀里。

“小狐狸!”蔺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呼出声,赶紧把它抱进怀里。

昨日蔺晨睡觉的时候还在哭,今天一大早,不放心孩子的亲爹就来到蔺晨的房间看他,恰好看见了这一幕。

儿子和小狐狸亲昵的画面以及儿子脸上开心又幸福的表情,让蔺阁主的心都要化了。

 

小狐狸先看到了门口的阁主,像是受了惊吓,一下蹿下床去,又躲进了倒下的青瓷花瓶里。

“爹!小狐狸他自己回来的!”蔺晨望着父亲,赶紧献宝,语调里充满了雀跃。

 

“既然他愿意不走,你又喜欢,那就养着吧!还是那句话……”

“晨儿会对他负责任!”小团子跳下床,光着脚站得笔直,抬头看着父亲保证道。

小狐狸从花瓶里探出脑袋,望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个人。

“好~爹相信晨儿。”蔺阁主欣慰地摸摸蔺晨的头,“那不能总叫他小狐狸啊,你给他起个名字吧?”

小团子趴到青瓷花瓶面前,看着小狐狸的眼睛说:“你这么喜欢躲在这个瓶子里,我就叫你‘瓶瓶’好不好?”

小狐狸看着蔺晨欢叫了一声。

“哈哈哈~瓶瓶瓶瓶~”小团子一边笑一边叫它一边把它搂进了怀里。

 

 

TBC。。。。。。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