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极若斯

搞老谭

【谭赵/蔺靖】何以不得安(二十三)

Warning:有怪力乱神。第一次写文,私设如山。

 

最近总有诸事不顺诸事不宜的感觉,昨天突然之间各个次元的所有事情都一下子解决了,不管是现实推着我去解决,还是我主动去解决,一切还真是就这么巧合,总之都解决了,以至于现在我还有点儿懵……


也希望所有的困惑矛盾痛苦,统统都在昨天画上句号吧……

无论过去如何,今天开始是新的一天了……


谢谢你们看我废话这么多~

这一章和我的人生一样,算是个过度吧……


————以下正文————


 

蔺晨在祠堂里跪得两腿发麻,回到房间后没有看到瓶瓶,各个角落找了一遍还是不见踪影,便又反身出门去寻他。

 

瓶瓶一路逃到林中,夜幕降临,他又冷又饿,不由得裹紧了蔺晨的袍子,可还是挡不住这夜晚料峭的春风里的湿气与寒意。加之还不适应这人类的躯体,没多久,就冻晕过去。

 

瓶瓶醒来的时候,身旁正烤着火,火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空气暖融融的,充满了烤肉的香香。一个年轻男子正用一根木棍穿了一只山鸡在烤,火光映在她脸上,半明半暗,一闪一闪,让瓶瓶看不分明。

 

“你,是,谁。”瓶瓶出声询问,他还不太会控制自己的声音。

正在认真烤肉的年轻人这次才发现他醒了,转过脸看他。

“狐族?”没有回答瓶瓶的问题,年轻人只是兀自提问。

瓶瓶点点头。

“刚化人形?”

瓶瓶又点点头。

“修炼了多久?”

瓶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要用语言来解释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实在太难了。

“你好像没有同伴?”瓶瓶依旧不吭声。

青年见他不答,也不恼。从一个水壶里倒出一些水到一个小碗,又从火边的小锅里舀出一些热水,冲到一起,递过给瓶瓶,“你刚刚冻坏了,喝点热水吧。”

瓶瓶接过碗,青年又说,“你的衣服太单薄了,我拿了一套我的给你,大了不少,你先凑合一下吧。”

“谢-谢-你-”瓶瓶捧着碗坐在火堆前,盯着碗里的倒影,他这才第一次看清了自己化成人形之后的脸,眼睛圆圆的,眉毛很浓,下巴有点翘,总之,长得跟蔺晨一点儿也不一样。

一碗热水下肚,觉得浑身的细胞都活了过来,青年又分了他半只烤鸡,瓶瓶吃完之后又暖又饱,迷迷糊糊在青年铺好的干草垫子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青年摇醒了睡的正香的瓶瓶,“我今天便会离开这里,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找你的同族,他们或许可以帮你。”

瓶瓶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青年补充道。

 

“我……”瓶瓶揉揉眼睛,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化为了人形。

怎么办,现在回去找蔺晨,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变化,而且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身体。对他而言,很显然,现在去找到他的同类,是更好的选择。

“我可以回去看看他,再随你去吗?”瓶瓶艰难地组织语言,一字一顿地说。

“那好,今天午时三刻,我在滁州城西北门的大槐树下等你。”

 

瓶瓶是在蔺晨平时练剑的崖边的大石头上找到他的。他抱着膝盖坐在地上,一把长剑丢在一边,眼神空洞地望着远处,眼底一片乌青,看起来应该是一宿没睡。

 

瓶瓶看得心疼得要死,可是自己能做什么呢?走到他面前去?告诉他自己是他捡回来的小狐狸?

蔺晨你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瓶瓶心里暗暗发誓。

 

与青年会合之后,二人便启程向东北方向赶路。二十日之后,二人终于踏入了青丘之国的地界。

 

“长亭,我回来了。”青年用了一点简单的传音术,声音传去很远。

“相公!”一座大宅前,被唤了名字的可爱姑娘长亭语带欢欣地打开大门迎出来,看见青年身边跟着的少年,“这位是?”

“他叫瓶瓶,也是你们狐族。刚化为人形,好像还有些困扰,我就带他回来了。”

 

“是太璞回来了吗?”住着拐杖的的族长也迎出门来。

“岳父大人。”石太璞双手交叠弯腰作揖。

“父亲,这是瓶瓶,也是我们狐族。刚化作人形。”长亭愉快地向她父亲转述。

 

一道用过接风宴后,让家里的下人安排好瓶瓶住进客房,随后族长也去了客房。

“孩子,你看起来很困惑?”

“我……”瓶瓶嗫嚅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关系孩子,很多刚化人形的孩子都和你一样,紧张又不知所措。来,把你的手给我,让我看看你的情况。”

 

族长将他的袖子往上撸了撸,伸出三根手指搭在他手腕儿上。

“你是服过什么丹药?”族长耗过脉,将瓶瓶的手放下,将袖子拉下来整理好,问道。

瓶瓶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你以前从未修炼过?”瓶瓶依旧是点头。

“好,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赶了这么多天路,我叫下人安排你沐浴,然后你好生休息一下吧。”

 

说完,族长就站起身来,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走到前厅,大致将瓶瓶从未经过修炼,只是误服丹药而化为人形的事情原委告诉了石太璞夫妇。

 

“这小子挺有福气啊,避免了这么多修炼的痛苦,还能化成人形。”

“就是,样子还挺好看。”长亭接话道。

石太璞嗔怪地看了她一眼,她娇嗔地撅噘嘴,不说话了。

“是好事吗?对他来说还真是不一定。”族长摇摇头,“他误服这让他化为人形丹药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清。但是据我所知,这类丹药并不能让他像我们通过修炼一样获得长达千年甚至万年的寿命。他这般,虽比普通的狐狸能活得久些,但是充其量也就是也常人无异罢了。”

“……”

三人没有再说话。

 

————

 

一年过去了,瓶瓶在青丘之国过得平静如水,吃饭睡觉学说话。

在族长、石太璞、长亭以及一众狐族兄弟姐妹的帮助下,他学会了在人形和狐形之间变换自如,学会了运用人类的语言,甚至学了一点点剑术。

说起来,这段日子应该是开心且无忧无虑的,但是他的眼里从来都没有过轻松愉悦的光彩,他从来没忘记,自己那日在琅琊山远远望着蔺晨时,在心底许下的诺言。

 

TBC。。。。。


词不达意,逻辑喂狗,请大家向我拍砖!爱你们!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