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极若斯

搞老谭

【谭赵/蔺靖】何以不得安(三十)

Warning:有怪力乱神。第一次写文,私设如山。

 

倒数第二章,明天大结局!


——以下正文——


“谭总~我说你们晟煊到底什么时候倒闭啊?”这天下午,谭宗明回公司签一份重要的文件,刚走到公司停车场,就遇上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包奕凡从车上下来。

“诶,小包总,您这见到我第一句话就很有杀气啊……”

“你自己的公司,自己当个甩手掌柜,让我们家小安迪天天加班~”包奕凡夸张地掉漆了自己的语气,“哎哟,我的小可怜儿,都累瘦了。”

“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公司约会?”

“喏,来给我的小心肝儿送点吃的。”包奕凡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袋子,“我自己烤的!”

 

秘书引包奕凡到办公室的时候,谭宗明还坐在办公桌前发呆,签好的文件放在面前。

“谭总,想什么呢?”

“你说,有什么方法是可以破除诅咒的?”

“王子低头亲吻了熟睡的公主,睡美人从诅咒的沉睡中苏醒,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个吻?”谭宗明一心想着事情,没听出包奕凡的调侃。

“对啊!”包奕凡一脸“你到底有没有童年”,说,“谭总什么时候对童话故事感兴趣了?是要当爸爸了?”

“诶?包总?找我有事儿?”

“诶呀~我那心地善良的小安迪,让我把我烤的蛋糕给你也送一份过来。喏。”

 

谢过包奕凡,谭宗明琢磨着睡美人的事情。

“可是我已经吻过他了啊。”谭宗明自言自语着又开始上网搜一堆童话神话故事,无一例外的,所有诅咒的破解方法,都是基于爱。

 

可是,是什么办法呢?

谭宗明想不出。

他揉揉眉心,拿出手机刷起了朋友圈,凌远刚刚发的一条内容映入眼帘,图片上两只好看的手十指交缠,两枚明晃晃的戒指套在两人的无名指上,文案只配了三个字“套牢了”

 

戒指?

谭宗明如醍醐灌顶。

互相交心之后,谁也没有提结婚的事情,不是时候未到,而是二人早已到了灵魂相契的高度,谁也没有觉得,还需要那一纸婚书来确定二人的关系。

可是如今提起,在直达心灵的无名指上,套上属于自己的指环,许对方白首之约,也真是一件甜蜜到心底的事情呀。

答案是否正确其实都不重要,因为不管有没有用,不管能不能破除咒语,他谭宗明都想这么做,许他一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谭宗明是个行动派,立即打电话给自己的秘书,让他联系了珠宝设计师,设计一对戒指。

 

一周之后,谭宗明正在洗澡,赵启平帮他收脏衣服时,在他的裤子口袋里发现了一个黑色丝绒表面的小方盒。

偷偷打开的时候,他的心怦怦乱跳。

有些开心,又有些慌乱。

 

他真的不是蔺晨的替代品吗?胡八一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

他没有办法回答不。他也不知道。

原本甜蜜的情绪被突如其来的想法搅得乱七八糟。

赵启平颤抖着,将戒指放回原处。

 

谭宗明洗完澡出来,发现赵启平已经钻进了被子。

“平平,跟你说个事儿呗?”谭宗明掀开一点被子,把赵启平从里面刨出来,轻轻拍拍他的脑袋。

“明天再说好不好?”

“就一会儿~几分钟。”

“明天说也一样嘛,我真的好困。”赵启平在被子里拱了拱身子,蹭蹭谭宗明的掌心,撒娇似的。

谭宗明拿这样的赵启平最没办法,只好由他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谭宗明醒过来的时候,赵启平已经不在了,连同他的行李箱。

只在床头柜上给他留下了一张字条。

纸上的几行字,灼得他眼睛生疼。

 

老谭,

 

我看见你准备的戒指了。

谢谢你这么爱我。

还记得我问你的问题吗?

你不会觉得做了蔺晨的替代品吗?

你说你不介意,可是我介意。

你真的太好了。

可是我自己都没有想清楚。

对不起,我必须好好想想,这对你不公平。

想清楚了我就回来。

无论思考的结果,都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别找我。

 

                                           平平

 

 

————

 

半年了。

 

谭宗明起初每周都给赵启平打一次电话。对方不接听也不挂断,一直响到出现提示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再到后来,这个号码就停机了。

谭宗明每天早晚都给赵启平发微信,不说多余的话,只有“早安”“晚安”从不间断,可是日复一日,从来都没有回复。

谭宗明每天都无数次地打开朋友圈,点进赵启平的主页,可是一次又一次,等待他的依然是一条无情的横线。

 

那天赵启平离开之后,就关闭了谭宗明查看他朋友圈的权限。

他没有想好。

他不想让谭宗明睹物思人。

 

谭宗明很想告诉赵启平,过去如何真的不重要,相爱的人之间哪有什么替代不替代可言?更何况他们本就是一人。他心里只在乎赵启平。

他想得很清楚,两个需要怎么样的缘分才能跨越生生世世,一次又一次地走到一起,然后又一次又一次地相爱?

他想告诉赵启平,最重要的是赵启平在这里,他也在这里,他们正相爱。

他想告诉赵启平,这具躯壳里有你的灵魂,我不会让你逃走的!

 

赵启平不会老,可是对于他谭宗明来说,人生多短暂啊!可以和赵启平在一起的时光,他一分钟都不想错过。

 

可是。

赵启平还没想好。

赵启平还不想见他。

他不想逼赵启平。

 

————

 

“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配图是一个坐在岩石上的背影,图片背景里的大海和天空都一样蓝,天上飘着云,海里有些波光粼粼,远处的地平线若隐若现。

定位是“Portugal·Cabo da Roca”。

谭宗明突然刷出了赵启平3分钟前发出的朋友圈。

他激动得手抖,手机都差点拿不稳了。他又反复看了两遍,又点进赵启平的主页,确定这是赵启平本人而不是一个高仿号。

 

赵启平解除了朋友圈对他的屏蔽。

 

“陈秘书,帮我安排飞机,飞里斯本。”谭宗明急急忙忙拿起电话,拨给自己的秘书,“什么,要等这么久?那你帮我买最快的机票。”

过了一会儿,陈秘书电话拨回来了。

“谭总,目前最快的航班是明天晚上出发,只有在巴黎转机的航班才有头等舱,直达的只有经济舱了。”

“那就经济舱,我只要快,要最快的航班,越快越好!”

 

TBC。。。。




评论(10)

热度(35)